“狂人”张民弢:“超常教育”和作为“样品”的女儿

张思敏(化名)13岁,刚从商丘工学院毕业。星期五下午是她名义上的“上班时间”,她却从一扇生锈的红色铁门里钻了出来,一边沿路往西走,一边机敏地回头张望,尽管马路上空无一人。

“私塾”里的来访者太多,面对他们,张思敏的目光没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她手肘搁在桌沿上,无声地发出自己的厌恶。

她是父亲的“作品”,也是“样品”。同样肤色黝黑的父亲张民弢开办了一间叫“圣童私学”(编注:现改名“圣童家学”)的“私塾”,对家长们承诺,孩子五岁送来,“十三岁上专科,十六岁上重点一本”。2016年时,张民弢和他开办的“圣童私学”。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图

2016年时,张民弢和他开办的“圣童私学”。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图

为了证明观点,2017年,张民弢安排10岁的张思敏参加商丘工学院的单招考试,考得352分,成为一名大专学生。今年6月,张思敏被要求回到“私塾”,批改十多个五六岁孩子的作业。

尽管争议不断,他也没有再培养出第二个“少年大学生”, 张民弢仍然非常自信。他反复对前来商丘采访的媒体表示:体制内的义务教育是“效率低且压力大”的,他能提供更合理的方案。

问题在于,为什么“私塾”的创办者,与追随他的家长们都觉得,“超常教育”不仅是可行的,而且是值得追求的?

“超常教育”

一级,两级。张思敏慢悠悠地从民宅的一楼“晃”到二楼,她瘦小的身躯也在宽大的衣服里晃荡。

9月27日上午,张思敏作为“私塾”的助教,替她的母亲李韩英拿东西。她沉默地走进寄宿学生的寝室:几个铁制的上下铺,都铺着凉席,外头是十多平方米的厅,铺着人造大理石地板。墙面刷成幼儿园常见的淡青色,非常整洁,但显得陈旧。靠墙围着一圈课桌,四处堆放着“课外读物”,以及小学及初高中的课本、习题册和模拟考卷。

相关推荐

网友点评

已有1条点评 我要点评
  1. lantu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