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器官被离奇"假捐献":事发后医院欲花46万封口-新闻-谷 搜 goooso.com

死者器官被离奇"假捐献":事发后医院欲花46万封口

lantu 2019年8月17日 86

(原标题:安徽“器官假捐”调查:事发后欲花46万封口,涉及京津宁蚌四地5家医院)

安徽“器官假捐”调查:事发后欲花46万封口,涉及京津宁蚌四地5家医院 (来源:)

15日,一场离奇的器官“假捐献”案件,让安徽蚌埠怀远县这座皖北小城陷入了舆论的风口浪尖。2018年2月11日,53岁的李萍重伤入院,家属在被告知其脑死亡后放弃治疗,并在一份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被宣布临床死亡后,肝肾器官被摘除,家属获得20万“补助金”,但她的儿子石祥林却发现“捐献”有假。

“因为我母亲的病例和死亡鉴定书都是杨素勋开具,我现在对器官捐赠时我母亲是否真的已经完全无法挽救高度怀疑。同时,器官捐献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中进行,为什么最后被抓的是南京另一家医院的5名医护人员,我一直想不通。怀远县人民医院涉及到此事的只有杨素勋一人,他一个人是怎么进行的这一系列运作?”

为了讨要说法,石祥林为此奔波了近一年半的时间,这究竟是怎样的一起离奇案件呢,8月15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赶赴事发地安徽蚌埠怀远县,独家对话了当事人石祥林。

只有说到和母亲相关的事,石祥林说话才变得顺畅起来

15日下午,记者赶到石祥林位于怀远县河溜镇杨湖村的家中,石祥林家的房屋属于典型的皖北农村的建筑风格,和村子里大多数人家一样,是一座三层小楼,但是稍显破旧。记者上前敲门却发现家中大门紧闭,门锁已经有了锈迹。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院子里有些凌乱,已经长了些许杂草。

据石祥林的大伯母介绍,石家在杨湖村属于大家族,石祥林父亲兄弟姐妹9人,石祥林父亲排名第二。石祥林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同时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平时石祥林一家四口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自从去年2月份石祥林家出事后,石祥林一家人就没再回来过,他们也无法取得联系。同时她告诉记者,最近几天已经有好几拨人前来打听询问石祥林一家人的情况。

几经辗转,记者联系到了石祥林本人。他现在已经长期租住在怀远县城生活。

石祥林身高不高,显得有些瘦弱,胡子已经几天没有刮过,显得有些憔悴。他并不健谈,甚至应该说是话很少,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直说自己学历不高,小学还没毕业,不怎么会表达,一直在不停地抽烟来缓解紧张。但是一说到和母亲相关的事,他就似乎有很多话要说,说话变得顺畅自如起来。

石祥林接受记者采访

石祥林告诉记者,2018年2月10日晚上,他责怪暂住在姑姑家里的哥哥在外面惹事,两人在电话中发生争吵,哥哥曾在争吵中说要把石祥林一家人砍死。但石祥林并没有当真,因为两人关系还算融洽,哥哥虽然有些精神不正常,但并没有表现出严重的暴力倾向。没想到,第二天凌晨,哥哥持一把斧头,将母亲李萍和石祥林一家三口砍伤。经鉴定石祥林哥哥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案发时其处于发病期,但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刑十四年八个月。

在救护车中进行“捐献”,几天后肝肾分别在北京天津进行了病理检查

被砍伤后的石祥林等人被送往怀远县人民医院救治,石祥林头部、腹部均受重伤,他妻子轻伤,他6岁的儿子头部重伤。而伤情严重的李萍,被送进了怀远县人民医院的重症医学科(ICU)。

据石祥林提供的李萍的“死亡记录”中显示:2月15日凌晨,李萍已处于脑死亡和呼吸衰竭状态。2月15日3时55分,在家属得知李萍病情可能随时心跳停止死亡后要求放弃治疗,李萍自动出院,对李萍停用呼吸机,用手动呼吸球囊维持通气,平车送入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中;停止机械通气后,于当日5时整,李萍心跳停止,宣布临床死亡,开始行器官捐献。

而且,据石祥林介绍,器官捐献居然是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中进行的。

据石祥林提供的怀远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显示, 打开李萍腹腔后,“肝脏缺如,残端缝合;双侧肾脏缺如,残端缝合”。

同时尸检鉴定书还记载了李萍“捐献器官获取见证记录”,上面显示,器官获取5天后的2018年2月20日,北京解放军302医院对李萍的肝脏进行了肝脏移植病理检查;4天后的2018年2月24日,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对李萍的双侧肾脏进行了病理检查。

“通过中间人说要给我46万元封口费,那时我就笃定这事一定有蹊跷”

而石祥林却告诉记者,关于母亲李萍“捐献”器官一事,他刚开始并不知情。“在我母亲宣布死亡近两个月之后,我到怀远县公安局作伤情鉴定时,工作人员问及我母亲捐赠器官的事,我瞬间就愣住了。”石祥林说,这时他才知道还有母亲捐赠器官这件事。随即他向父亲和妹妹询问情况。

“我妹妹告诉我,杨素勋医师当时跟她说,我母亲不行了,已经脑死亡了,就算抢救过来也是瘫痪在床,捐献器官的话,可以为我们申请最高标准的国家补助20万元。”石祥林说,她妹妹告诉他,在器官摘取的前一天,父亲和妹妹在杨素勋提供的一张“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而杨素勋是怀远县人民医院ICU主任,李萍的“死亡记录”和病例均由他开具。

被石祥林发现蹊跷的器官捐献登记表

于是,石祥林便去医院向杨素勋询问母亲器官捐献的相关情况。杨素勋通过微信向石祥林转来4张照片,包括石祥林父亲、妹妹在医院签字的照片,以及转账记录和“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

但就是这张登记表引起了石祥林的怀疑,石祥林告诉记者,这张“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登记单位”和“编号”一栏都未填写,“印章”处也是空白。于是石祥林向怀远县、蚌埠市两级卫健委了解相关情况,均被告知没有接到他母亲的器官捐赠。

石祥林又专门去北京找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了解情况,也被告知,并没有查到母亲李萍的捐献记录。同时告诉他,如果按照正常渠道捐献的话,系统里是能查到的。据石祥林提供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一份书面材料显示,石祥林母亲李萍的器官捐献,红十字会人员没有参与,且未通过正常渠道进行。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对石祥林反映情况的报告

石祥林告诉记者,得到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答复后,他就去找当地相关部门反应情况,后来相关部门到怀远县人民医院进行调查。

“这时候杨素勋竟然通过中间人,说要给我46万元封口费,那时我就笃定这事一定有蹊跷。”石祥林说,当时杨素勋的妻子拿了一大包现金找到他,为了更好的留下证据,他收下了杨素勋给他的46万元现金,并于当天向调查组反映了这一情况,但是调查组并没有收回这46万元,钱便一直留在了石祥林手中。

石祥林告诉记者,从他怀疑母亲“捐献”器官一事有问题之后,就一直在北京、合肥等地来回跑,几乎没有工作过。同时由于7岁的儿子受伤较为严重,左半身肢体障碍,需要一直有人照顾,还有一个5岁的女儿需要看护,妻子也一直没有工作。由于妻子和儿子回到家之后有阴影,害怕不敢睡觉,他们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在外租房住。而年仅七旬的父亲,由于接受不了小孙子的病症,一直在外地靠捡破烂为生。自己的妹妹在事情发生后,也一直在外地打工。

至今为止,他因为母亲的事所花费的费用,以及日常生活及租房等开支,全部来自杨素勋给他的46万元,截至目前还剩余约十余万。但这并不能支撑他们以后的生活,因为光儿子的康复费用,就需要花费约80万。

对于当时获得的“20万元补助金”,石祥林告诉记者,杨素勋向他出示的转账照片显示,2018年2月16日,一名叫“黄超阳”的汇款人,通过银行转给了一直在料理他们家人住院期间相关事务的堂哥,后来全数花费在了一家人的住院治疗上。虽然因为母亲的事,堂哥和他曾经大打出手,但是石祥林对堂哥仍然十分信任。

一位名叫黄超阳的人通过银行转账给了20万“补助金”

“我一直想不通,他杨素勋一个人是怎么进行的这一系列运作?”

石祥林告诉记者,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蚌埠市督导工作。他得到消息后带着材料,去蚌埠找到督导组工作人员,反映了相关情况。几天后,警方对此事正式立案侦查,抓了包括怀远县人民医院ICU主任杨素勋和南京一家医院(非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五名医护人员。

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5月,怀远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尸体罪,对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对于这一罪名,石祥林也表示了异议,他认为,涉案人员不仅在摘取器官的过程中“侮辱尸体”,还涉嫌组织贩卖人体器官罪。

“因为我母亲的病例和死亡鉴定书都是杨素勋开具,我现在对器官捐赠时我母亲是否真的已经完全无法挽救高度怀疑。同时,器官捐献是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中进行,为什么最后被抓的是南京另一家医院的5名医护人员,我一直想不通。怀远县人民医院涉及到此事的只有杨素勋一人,他一个人是怎么进行的这一系列运作?”石祥林向记者表达了一系列困扰他许久的疑问。

同时,记者在安徽省卫健委官网于2019年1月28日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省级卫生健康委行政处罚情况》文件中发现,杨素勋因违规转介潜在器官捐献人案吊销医师执业证书。同时,记者还发现,在同一份处罚文件中,一名名为王海良的人员因违规开展人体器官捐献与获取,被吊销医师执业证书。

石祥林告诉记者,他一直在坚持这件事,就是希望还他母亲一个公道,同时彻底清查这条贩卖人体器官的地下产业链,避免更多的人受到同样的伤害。虽然说他现在对事情的最终结果有顾虑,但仍然充满希望。“如果说身上的钱花完了,事情还没有结果,我会选择一边打工一边继续坚持。”石祥林显得异常坚定。


返回
温馨提示:推荐使用欧朋浏览器,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