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霸占港铁站刷下限:小便,喷脏字,贴卫生巾-参考-谷 搜 goooso.com

示威者霸占港铁站刷下限:小便,喷脏字,贴卫生巾

lantu 2019年8月24日 20

(原标题:昨夜,废青霸占港铁站刷下限:小便,喷脏字,贴卫生巾……)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23日晚现场目睹一群示威者在地铁葵芳站内肆意破坏的行径,甚至有人将疑似用过的卫生巾贴在车站控制室窗户上

23日晚,香港示威者煽动“香港之路”“人链牵手”集会,试图干扰下班高峰的交通。示威者此前声称集会时间为晚19时至21时,但与以往一样,看似“和平理性”的活动最终仍转变为破坏行为,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现场目睹一群示威者在地铁葵芳站内肆意破坏的行径,甚至有人将疑似用过的卫生巾贴在车站控制室窗户上。

23日晚,大批反对派涌入港铁葵芳站,在站内涂鸦及毁坏设施,破坏公众安宁。他们不仅在墙上喷涂污言秽语,还把卫生巾贴在站内车辆控制室玻璃上。摄:崔萌

23日晚,大批反对派涌入港铁葵芳站,在站内涂鸦及毁坏设施,破坏公众安宁。他们不仅在墙上喷涂污言秽语,还把卫生巾贴在站内车辆控制室玻璃上。摄:杨升

此前,反对派并未为此活动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其理由是“活动并非阻碍交通道路或阻碍行人路的不合作运动”,并声称为“自发活动”,没有“大台”。然而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观察,在telegram一个名为“823人链:香港之路HongKong Way”的群组中,有专人指挥此次活动的每一个细节。从下午开始,这个有27000多人加入的群组内,就开始直播每个地铁站的报名人数,并有人根据数字来呼吁示威者赴人少的地铁站“填补空缺”。

晚19时许,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地铁站看到,港铁通过站内屏幕提示“由于近日葵芳站发生的滋扰事件,为确保乘客及员工的安全,葵芳站将于今晚9时起关闭,荃湾线列车将不停该站。”在当晚,港铁公司在发给环球时报-环球网的声明中表示,鉴于近日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恶意破坏车站设施,以粗言秽语辱骂港铁人员,威胁职员以至其他乘客的安全,港铁公司23日已获得法庭的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士非法地及有意图地故意阻碍或干扰整个铁路网络(重铁及轻铁)车站及列车以及高速铁路西九龙总站的正常使用、损坏任何财产或列车,以及使用任何威胁、辱骂,淫亵或令人反感的语言,或故意干扰这些车站内任何港铁人员。临时禁制令有效直至2019年8月30日。

晚20时许,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反对派内部群组中所称“人已爆满”的观塘站外发现,一些示威者组成的“人链”已经将很多商场及停车场的出口及阻挡,美国、英国、日本等一些国家的国旗也出现在一些示威者手中,还有人甚至将儿童带来集会现场以博取关注,每当有公交车靠站,就有人冲车上挥手怪叫,试图换来回应,但车上靠窗乘客几乎全都漠然以对。

晚21时,有人在群组内宣布“人链”活动结束,但示威者很快发现了新的目标。在港铁葵芳站按照预先通知关闭后,车站大堂有近百名已经事先得到通知但蓄意滞留的示威者开始包围控制室,并呼叫“我要搭地铁”、“港铁垃圾”,有人不断按通话机,要求与姓丁站长对话,。现场有人向控制室称需要去洗手间,晚22点左右,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看到一位身穿汗衫的人士在控制室旁边对着墙小便,而在一旁的记者们实时直播了这一幕,更有甚者将疑似用过的卫生巾贴在站内控制室的窗户上。

23日晚,在港铁葵芳站按照预先通知关闭后,车站大堂有近百名已经事先得到通知但蓄意滞留的示威者开始包围控制室,还有示威者在站内墙壁上涂写“我要搭车”等语句。摄:崔萌

23日晚,大批反对派涌入港铁葵芳站,在站内涂鸦及毁坏设施。图中一名身穿蓝衣的纹身男子在葵芳站随地小便,该站工作人员正与其谈话。摄:崔萌

23日晚,香港葵芳地铁站的港铁工作人员在关闭该站的闸门。摄:崔萌

警方随即表示,大批示威者目前仍然在港铁葵芳站内聚集,他们在站内涂鸦及毁坏设施,破坏公众安宁,威胁在场人士,包括记者和港铁职员的人身安全。因应港铁的报案,警方将会在短时间内进入港铁葵芳站协助港铁处理事件。随后,葵芳站大门打开,示威者走出大堂,开始将目标转向一旁的葵涌警署。

23日晚,有头戴黑色头盔及面罩的黑衣人在葵涌警署前挑衅。摄:崔萌

警署门外有示威者用激光照向警察,有警员呼吁示威者散去,但未起作用。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名戴黑色头盔的男子不断冲警署内喊叫挑衅,警方则始终保持克制。直到近12点,示威者才慢慢散去。

23日晚,有头戴黑色头盔及面罩的黑衣人在葵涌警署前挑衅。摄:崔萌


返回
温馨提示:推荐使用欧朋浏览器,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