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上6亿现金却欠5000万广告费 金嗓子女掌门咋回事-参考-谷 搜 goooso.com

账上6亿现金却欠5000万广告费 金嗓子女掌门咋回事

lantu 2020年6月5日 64

(原标题:账上6亿现金、却拖欠5000万广告费 金嗓子女掌门被限制出境:另有隐情?)

头像印在产品包装盒上的老板成了“老赖”,现又被限制出境,广西金嗓子名头再难响亮。

近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显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简称“金嗓子食品”)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已依法被限制出境,原因是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实际上,早在去年,江佩珍便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作为上市公司的老板,江佩珍成为“老赖”,被限制出境。对上市公司而言,无论从整个政策端、资本端、产业端还是到具体的渠道端,都会造成比较大伤害,“砸锅卖铁也应该把这个钱还上”。

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嗓子”)靠着1994年推出的金嗓子喉片发展至今。2003年凭借足坛大牌明星罗纳尔多的广告代言,金嗓子喉片家喻户晓。1998年底,公司产值逼近2亿,成为广西企业50强,跻身全国制药企业的100强。2015年金嗓子在香港上市,公司市值一度超过50亿港元。如今,跌去近8成,仅剩不足11亿港元。

时间财经多次联系金嗓子方面,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得回复。

曾让C罗免费打广告

2016年5月,一直依赖单一产品的金嗓子试水草本饮料市场,由金嗓子食品公司推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主打清嗓润喉功能。为引起市场关注,赞助了《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等综艺节目。

正是这一赞助让金嗓子陷入法律诉讼旋涡。当年,金嗓子食品通过广告代理商在星空华文的上述综艺节目中投放相关广告,总计广告费8000万元。双方约定,如果没有达到约定的收视率,广告费将可以按约打折。

金嗓子食品首付给了星空华文1300万元,节目播出后,星空国际认为自己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但是金嗓子却因收视率不达标拒绝支付广告费。蹊跷的是,这份8000万元发《电视广告委托代理合同》往来沟通均由王睿作为大股东和法人的启丰食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启丰食品”)负责,并没有金嗓子食品的签字和盖章。于是星空华文提起上诉。

2019年6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判决广西金嗓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星空国际广告费5167万元。但金嗓子食品却拒不执行,为此,星空华文向法院申请冻结其账户,却发现金嗓子食品只有100多万元资金,其余土地资产都在母公司名下,最终这笔欠款只执行了136万元。

为此,2019年7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拖欠原告方广告费用5057.76万元为由,分别将江佩珍和金嗓子食品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和“失信被执行人”。

朱丹蓬告诉时间财经,金嗓子食品这个公司,是红牛前总经理王睿负责运营的,最后整体投入产出不成比例,销量不佳,所以王睿后续有很多费用没有实付。金嗓子的老板不愿为此买单,因为当时约定的是承包制,应由王睿团队负责。但被拖欠费用的广告方肯定是追金嗓子要尾款,所以,此事是金嗓子运营的一个失误。

实际上,王睿创办的启丰食品在运营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期间,不止发生这一宗诉讼。

2016年,新三板企业比酷股份和启丰食品达成合作,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提供媒体推广服务,因371.32万元媒体推广服务费未能结清,比酷股份将金嗓子食品告上法庭。

2016年,北京百纳唯奇展示设计有限公司(简称“百纳唯奇”)与启丰食品就“金嗓子品牌植物饮料”签署了《总经销协议》,因157.95万元物料费用未结,百纳唯奇起诉金嗓子食品,201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金嗓子食品应承担向百纳唯奇给付物料费用157.95万元的民事责任。

虽然子公司及实控人被列为被执行人,金嗓子却似乎并不缺钱。据其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其流动资产总计11.4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77亿元,资产负债率更是由2018年底的9.1%减少至了2019年的8.3%。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让金嗓子润喉糖火遍大江南北的罗纳尔多也未收到金嗓子的广告费。据《青年周刊》报道,2003年,足球明星罗纳尔多到中国参加活动,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花了30万美元邀请罗纳尔多参与个饭局,并让罗纳尔多穿着印有“金嗓子喉片”的球衣,拿着一盒药拍了张照片,当时罗纳尔多问,“不是要让我当形象代言人吧?”中间人说不是形象代言人,他就拍了。而小罗纳尔多曾为联想做代言,只签了半年合同,代言费大约在1500万元。

“免费”打了4年广告后的2007年,罗纳尔多将起诉金嗓子,称金嗓子发布的罗纳尔多代言广告并未签订代言合同,甚至未得到本人同意,并以此索赔1000万欧元。但最终,由于跨国诉讼维权费用太高等种种原因,这场诉讼最终不了了之,江佩珍则在无奈之下又花了1430万元签下另一位足球巨星卡卡当金嗓子的代言人。

市值蒸发80%

中国商界里,有三位女性企业家把自己的头像印在了公司产品上,她们分别是著名女企业家格力董明珠、老干妈陶华碧,以及金嗓子喉宝创始人江佩珍。

江佩珍因为非常能干,在广西当地被称为“江老娘”。她曾在演讲中公开称,“我从13岁开始做包糖,18岁我当副厂长,33岁当了厂长”。2015年07月,金嗓子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江佩珍亲自登场敲锣,其夸张的姿势成为业内津津乐道的经典。

上市一年后,金嗓子股价一度涨至6.978港元的历史高位,市值高达51亿港元。自此金嗓子股价一路走低,目前最新股价为1.41港元,市值为10.42亿港元,较最高时蒸发80%。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金嗓子成为家族企业。截至2019年底,江佩珍及其儿子曾勇所持股份数占上市公司69.8%,根据最新市值计算,江佩珍家族身价仍有7.2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6.68亿元。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金嗓子现在面临的问题,首先就是主业遇到天花板,第二个就是新品的增长乏力。或者说,公司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究其原因还是基于公司的一个中长期的战略以及对消费者的研究不够透彻。

但在多元化的过程中,金嗓子至今未实现突破。上述创新产品“金嗓子植物饮料”不仅没有给金嗓子带来收益,反而成为业绩下滑的罪魁祸首。2016年金嗓子录得归母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33.4%,主要原因就是草根植物饮料业务的亏损。

据年报显示,2019年仅金嗓子喉片的营收就占整体营收的90.5%,金嗓子喉宝仅占整体营收的8.4%。2014年至2019年,金嗓子喉片的销量分别为1.27亿盒、1.29亿盒、1.24亿盒、1.01亿盒、1.04亿盒、1.13亿盒。销量并无显著增长。

为了保证营收和利润,金嗓子多次对喉片进行提价。金嗓子喉片每盒单价由2012年的4.2元,上涨至2019年的每盒6.4元元。2019年,金嗓子营收约7.97亿元,同比增加约14.8%;毛利约5.98亿元,同比增加约15.9%,2019年净利润1.68亿元,同比增加约64%。

朱丹蓬称,金嗓子这个品牌已经开始老化。74岁的江佩珍如何让金嗓子再焕新生,这或许要看他儿子曾勇的了。

相关推荐
  • 曾忽悠罗纳尔多代言,金嗓子掌门人欠债不还成老赖
  • 金嗓子"中国妈妈"1小时搞定大罗 大罗后来摔了椅子

最新回复 (0)
    • 谷 搜 goooso.com
      2
      
        登录 注册
返回
温馨提示: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体验更佳。